2019年4月23日 星期二

羅密歐與朱麗葉為什麼是禁書

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為什麼被禁?當然不是因為朱麗葉未成年。朱麗葉未滿十四歲,大概就差不多等於國二女生吧,以現在眼光看來,羅密歐的確是不應該誘拐未成年少女(雖然他自己也未成年)。但時代不同,林黛玉死時也不過十五歲。所以,為什麼羅密歐與朱麗葉會變成禁書呢?答案竟是「為匪宣傳」。這個版本的譯者是名劇作家曹禺(本名萬家寶,1910-1996)。因為1949年留在大陸(人家好好的為什麼要過來?),所以台灣政府判定他「附匪」,他翻譯的莎士比亞也等同於為匪宣傳,禁!

名劇作家曹禺譯的《柔蜜歐與幽麗葉》封面

初版是1944年。這本是1948年滬三版。


「柔密歐與幽麗葉」因違反戒嚴法,在民國四十三年四月三日被
台灣省保安司令部查禁,理由是第二條第三款「為匪宣傳」。



這個譯本的對話鮮活,十分好看,我尤其喜歡朱麗葉的奶媽。像是定情夜之後,朱麗葉叫奶媽去找羅密歐:

奶媽:先生,我們說一句話,我方才說過,我的小姐叫我來問你,她叫我說什麼,我留著等會兒講。我先跟你說,你要就是會灌米湯,儘說她好看,沒有一點真個的,那可是沒有良心。我們小姐年輕,百事不懂,你要是儘拿張嘴騙她,那可是小人做的事。
柔蜜歐(熱誠):奶媽,請你替我對你們小姐說,我敢講...
奶媽(立刻滿心感動):哎呀,好人哪,你太好了,我就這麼告訴小姐。天哪,天哪,這一下她可是世上最快活的人哪!
柔蜜歐:你對她說什麼呢?奶媽妳聽都沒聽我說嗎?
奶媽:先生我對她說你敢講,---敢講的,一定是好話,君子人要辦的事情。
柔蜜歐:你叫她設法在今天下午出門做懺悔,就在勞蓮思神父的神堂裡,我們做了懺悔偷偷地結了
婚。(拿出錢袋)這一點點酬勞你的辛苦。
奶媽(手伸出來):不,真的,先生,一個錢也不能要。
柔密歐:算了,我要你收下。
(奶媽早收下了)
奶媽(收著錢):今天下午,是嗎?好,她一定到。

實在是活靈活現。奶媽收了錢,回報小姐時又一直拿翹,讓小姐急到不行:

幽麗葉興奮):好了,我的甜甜的奶媽,---(看著奶媽的神色)天哪,你的樣子為什麼難看?如果消息是不幸的,你還是該快快活活地說;要是好的,這樣好聽的音樂,你怎麼忍心對我先哭喪著臉?
奶媽(一直在腰痠腿痛):我累了,你先讓我歇歇。喲!我的骨頭多痛,我走了多少路。
幽麗葉(耐不住):媽呀,我恨不得把我的骨頭換給了你,你換給我你帶來的消息。得了,我求你快快地講,好奶媽,快說吧。
奶媽(沈穩):奇怪,為什麼忙,你難道不能等等?你難道沒有瞧見我跑得都快沒有氣?
幽麗葉(哭笑不能)你怎麼能說你沒有氣,當你還有氣說你沒有氣。你找出理由來耽誤時候,比你說了要用的時候還要多。究竟那消息是好,是壞,你先告訴我。好壞說一句,我就再等著聽個仔細。你先對我講明白,是好,是壞。
奶媽:先對你講吧,你可沒有好眼力,你就不懂怎樣挑男人!(賣弄)柔蜜歐,他呀,他可不成。雖說他的臉可長得比別人好,他那一雙腿才算出色。要說那手,那腳,那身子骨,固然是這都無需談,可也是真不錯,比不得。禮貌,文雅,他可說不上,可是脾氣好。我敢講,簡直像個小羊。去吧,丫頭,好好地侍候上帝,沒有錯。(忽然沒頭沒腦地來一句)怎麼你吃了飯沒有?
幽麗葉:沒有,沒有,不過這些我都曉得。他對那婚事怎麼說,他是怎麼說的?
奶媽:上帝呀,我的頭好痛,這頭簡直不是我的呢(手撫前額)。快要碎成二十瓣了。哎呀,這面(一手撫背),我的背,----我的背,我的背,你多沒有心哪,叫我去跑,跑上跑下,我人都要跑死了。
幽麗葉真,真對不起你,把你累病了。好,好,好奶媽,告訴我,我的愛,他究竟怎麼說的?
奶媽:你的愛說得倒像個有身份的君子人,漂亮,和氣,有禮貌,並且我敢說他很有德性,--(忽然)咦,你的母親到哪兒去啦?
幽麗葉:我的母親?她在屋裡;她會到哪兒去呀!你回答得怪!「你的愛說的倒像個有身份的君子人,--妳母親到哪兒去啦?」
奶媽:哦,天哪,我的乖!你就這麼急?來吧,你就發脾氣吧。我的骨頭都為你跑痛了,你就給我這一付止痛的藥啊!好了,以後要送消息你自己去吧。
幽麗葉:你看,你看,又扯上這麼一大堆話。說吧,柔蜜歐說了什麼?
奶媽(忽然):太太許你出門找神父做懺悔嗎?
幽麗葉:嗯。
奶媽:去吧,去吧,快到神父那兒去吧。那兒新郎官等著你來做新娘子呢。....


非常高明的劇本翻譯。這個譯本雖然被禁,但還是有在台灣流傳。啟明1960年出版的世界文學大系第四冊就收錄了「柔蜜歐與幽麗葉」,署名當然是啟明編譯所。這個版本在1971年還有大眾書局版本,署名「何潛」翻譯,劇名改用比較通行的「羅密歐與朱麗葉」,但其他配角名字都沒改,像是「霸禮」、「班浮柳」、「悌暴」、「墨故求」這一幫人,很容易認出來。


高雄大眾書局在1971年出版了署名「何潛」譯的莎士比亞戲劇四種

其中「羅密歐與朱麗葉」採用曹禺譯本。



《哈孟雷特》譯者是周平(1938) ;
《李耳王》譯者是曹未風(1946);
《該撒大帝》譯者是孫偉佛(1938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