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

鳥鼠ノ會議:台灣最早的伊索寓言

我在6/2的網誌才說「狐狸與烏鴉」是台灣最早的伊索寓言譯本,沒想到才隔了一個多月,又看到一個更早的譯本:明治三十四年(1901年)的《台灣土語叢誌》上有一篇「鳥鼠ノ會議」,也是台語/日語對照,出自伊索寓言的「老鼠開會」(Belling the Cat),應該才是台灣最早的伊索寓言。


這篇「鳥鼠ノ會議」署名「双木生」,看來應該是漢人(姓林嗎?)。文章分為上下兩欄,上欄是台語,下欄是日語。台語每個字旁邊都有片假名注音。


 Illustrations by Milo Winter (1886-1956). 


彼等鳥鼠、被貓咬死真多、所以有一暗、大家做夥議論、有什麼好法道可抵防、不被貓咬抑無、不拘攏無法道不已得大家要散、彼刻有一隻、較尾位坐的小隻鳥鼠趖出來講、我想被貓咬著、隴是咱無斟酌的、以後著用玲瓏仔、掛得貓的頜頸、若有聽見玲瓏仔的聲、咱著走去避、如此做敢不只好勢、伊如此講、大家想了真通、即議定著要用此號法道、彼時其中有一隻老鳥鼠出來、咳嗽一聲即講、只刻議此個計智、卻是真好、真著、總是我要問恁呢、恁此等內面、誰人要去與貓掛玲瓏仔

世間、言行相違的事情真多



台日對照,台語有標音



第二頁
台北出版的台灣土語叢誌



伊索寓言從中古世紀就常作為語言教學之用。1837年在澳門廣州兩地出版的中文譯本《意拾蒙引》(又名意拾喻言),一共三欄:左欄英文,中間漢字,右欄羅馬拼音,也是給外國人學習中文之用。譯者署名「門人懶惰生」,其實是英國人Robert Thom(1807-1846)。他在序中說「余作是書非以筆墨見長。蓋吾大英及諸外國欲習漢文者,苦於不得其門而入」。所以是為了方便同胞學習中文之用。日本從1896年取得台灣開始,即要求在台日人積極學習台語(台灣土語),這篇「鳥鼠ノ會議」和1912年登在《語苑》上的「狐狸與烏鴉」,都是作為語言學習的教材。

意拾喻言是三欄對照:英語、漢字、羅馬拼音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