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

尼采循環爆


女人的一切是一個謎。同時也只有一個答案--那就是生育。
男人對女人而言祇是一種工具---目的是孩子。然而,女人對男人而言則是什麼呢?
真正的男人祇需要兩件事:危險與遊戲。因此他需要女人,以此做為他最危險的遊戲。
男人是養來打仗用的;女人是養來供戰士的消遣,其他一切則盡是瘋狂的。
女人比男人了解孩子,但是男人比女人稚氣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余鴻榮譯本(1983)



婦人的一切是謎。同時婦人的一切,只有一個答語;這答語便是生育。
男子之於婦人只是一種工具,孩子才是目的。但是婦人之於男子是什麼呢?
真正的男子需要兩件事:危險與遊戲。所以他需要婦人,作他的最危險的遊戲。
男人應當被教養作戰;婦人應當被教養為戰士之消遣,其餘的一切都是瘋狂。
婦人較男人瞭解孩子,但男子較婦人孩子氣些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雷白韋譯本(1940)

1983志文版,係根據1940年雷白韋版本修改


1967台灣中華書局版本,就是1940昆明中華書局的雷白韋版本。
雷崧生是本名,隨國府來台的政大教授

      志文的"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"有三個疑點: 志文出版社,1983年出版,譯者查無其他資料。但動手對了幾個版本,都不是,擱了一陣子,有點納悶。今天從一篇學術文章上看到還有一個1940年雷白韋譯本,古籍網上只有幾頁,有點像又不能確定。繼續查孔夫子網,居然找到台灣中華書局1967年的雷崧生版本,從樣張看起來和雷白韋版本一模一樣。既然台灣有書,那還不容易嗎?立刻上圖書館檢索,學校圖書館就有一本,馬上冒雨衝到館裡去借出來。兩本書在手上翻來翻去,瞧出興趣來了: 原來是編輯的。語氣順一順,幾個詞改一改,但翻譯有個"勢",實詞沒怎麼改,還是看的出來。
    去圖書館借書的時候,順便拿了架上另外兩本,都是前科累累的出版社。這兩本一模一樣,正文是真小人,書名都沒改,還叫蘇魯支語錄,一索便得,正是徐梵澄1936年的譯本。輔新新月文庫的版本雖把書名改得像雷譯一樣,但雷教授人在台灣,可能不好意思抄吧,抄的卻是蘇魯支語錄。


1978年輔新版本,書名和雷譯相同,
內文卻是徐梵澄(1936)的蘇魯支語錄


1974年正文的蘇魯支語錄,署名胡宏述譯,
其實是1936年上海生活書店出的徐梵澄譯本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