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

毛克利該不該圍纏腰布?




1962年東方初版封面,採用日文版的全頁彩圖


1989年「叢林奇談」上冊封面
1962年,東方出版社出版了「叢林奇談」,由劉元孝翻譯。劉元孝在「寫在前面」中說,這故事是英國大文豪吉布林先生寫的;但其實他根據的並不是英文本,而是池田宣政(南洋一郎)改寫的日文版「ジヤングル.ブック」,講談社1951年出版。日文版的書名全用片假名拼音Jungle Book,十分特別。
這個故事的背景是在印度,主角是被狼養大的少年毛克利。毛克利據說是狼語「青蛙」的意思,因為狼媽媽覺得他光溜溜的像青蛙一樣,所以給他取了「毛克利」這個名字。這孩子在狼族和一些好心的叢林朋友中長大,像是棕熊柏魯和黑豹巴西拉。也有一些對他不好的,像老虎和猴子。後來他被叢林動物驅逐,回到人類社會,又不適應,來來回回,經過一些冒險,最後還是在叢林朋友的勸說下,決心回歸人類社會。
這個故事相當浪漫,叢林社會也很文明有序,友情真摯感人,是我小時候很喜愛的書。劉文孝在「寫在前面」說:

我五年前到英國的時候,順道參觀了倫敦市童子軍的營地生活,……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,告訴他們說我也曾讀過「叢林奇談」,他們覺得無限的驚訝,大叫了起來:「啊!您也讀過⋯⋯中國人的您也讀過⋯⋯」愣了一會兒,好像醒悟過來地說:「對了,毛克利是印度的少年!您是中國人,中國和印度同在亞洲,怪不得您也喜歡毛克利!」

其實去英國的是池田宣政,不是劉元孝。那些倫敦少年說的是:

「おお、あなたも、東洋のあなたも…。」と、目をかがやかせましたが、すぐに、「そうだ、マウグリはインドの少年だ。だから、東洋のあなたもマウグリが好きなんです。

台灣現在也有「毛克利青少年協會」,每年舉辦「毛克利夏令營」,讓大家體會自然生活。前幾天看到新的電影預告片,美則美矣,但片中的毛克利腰間都圍著一條紅布,讓我覺得哪裡不太對。一個在叢林中長大的小孩,應該是要像日文版封面和插圖那樣全裸的才對吧,畢竟他的狼兄弟又不穿褲子。

池田宣政(1893-1980)是南洋一郎的本名,他用南洋一郎的名字翻譯亞森羅蘋系列,用池田宣政的名字翻譯「愛的教育」和「叢林奇談」等,對台灣兒童文學的影響不小。劉元孝(1917- )是東方出版社的重要譯者之一。他日治時期赴日本念大學,戰後創辦了忠孝日語補習班,到前幾年都還在教日文,頗為傳奇。

1963年下冊初版的封面,與講談社第二冊的封面相同


池田宣政翻譯的「ジヤングル.ブック」一、二冊
1989年「叢林奇談」下冊封面

東方出版社的插圖顯然是模仿講談社的,但筆觸差異很大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