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

文言文的格林童話—時諧

1915年上海商務出版的單行本,分為上下兩冊


   《時諧》是清末的格林童話譯本,1909年開始在商務印書館的《東方雜誌》上連載,每期兩三篇不等,共譯出五十六篇,後來1915年出版單行本,已經是民初了。商務並沒有載明譯者是誰[1]

《時諧》書名係模仿「齊諧」而來:齊諧是指上古齊國的志怪小說,而時諧就是當代的志怪述異了。雖然格林童話其實也不算當代,是十九世紀初的作品;但對當時的中國和譯者來說,都是新奇的故事,因此他們認為是當代作品也不足深怪。

    這五十幾則故事,有不少是耳熟能詳的:〈玫瑰花萼〉(睡美人)、〈雪霙〉(白雪公主)、〈阿育伯德路〉(灰姑娘)、〈獅王〉(美女與野獸)、〈蛙〉(青蛙王子)、〈韓賽露及葛律德露〉(韓賽爾與葛麗特)、〈漁家夫婦〉(漁夫和他的妻子)等;也有一些是現在選集比較少選錄的,如〈十二舞姬〉(跳舞跳破鞋子的十二個公主)、〈倫貝史鐵根〉(侏儒妖)等。

    這本《時諧》其實有點時運不濟。譯者在清末譯述,自然用的是文言。但沒過幾年就發生五四白話文運動了,後來的評者多半批評這個譯本太艱深,不適合給小孩看。這真的有點冤枉。第一,格林兄弟一開始也不是為兒童寫作的,而是搜集民間故事。《時諧》也只說是述異,並沒有說是要給兒童看的:《東方雜誌》都是政論和國際新聞,本來就不是兒童讀物。第二,清末用的本來就是文言,以後來的標準批評前朝,也沒什麼道理。今天國中課本也還有收錄沈復的「兒時記趣」和劉鶚的「明湖居聽書」。「兒時記趣」和「明湖居聽書」等清朝散文相比,《時諧》一點也不遜色,而且題材大家都很熟悉,別有一番情趣。如〈玫瑰花萼〉一篇,描述全宮皆睡的情景相當精彩:第一次是

   「馬睡於廄,犬睡於庭,雀睡於棟,蠅睡於壁。」

後來王子所見則寫為

   「惟見廄中睡馬,庭中睡犬,棟上睡雀,壁上睡蠅。」

對仗工整,又避免完全重複。公主醒來時則

  「馬起而抖擻,犬起而狂吠,雀頭出於翼下,四視而翱翔,壁上蠅亦栩栩以活。」

皆以馬、犬、雀、蠅順序敘述,語言精練鮮活,讀來生動可喜。

     當然,清末的翻譯規範與現今大不相同,當時並不那麼注重對原文的忠實,而比較重視讀者的接受程度,因此有時也會發生過於中國化的情況。如「玫瑰花萼」中的童謠「玫瑰也學海棠睡」,用了楊貴妃的典故,今天看起來就未免有點過頭了。

     國圖藏有上海版的《東方雜誌》,但各圖書館均無《時諧》藏書。我根據國圖《東方雜誌》抄錄〈玫瑰花萼〉一篇全文,加以分段,也調整標點符號,比較便利現代讀者。偶爾讀讀文言小品,也頗有趣味。

《東方雜誌》上全文不分段,標點不佔格,對話沒有引號。





玫瑰花萼

〔案〕此篇即睡美人,原刊於1909年《東方雜誌》第八期。


昔有一國王,年老乏嗣,恆悒悒不歡。一日,王與后出遊河干[2]。一小魚舉頭水上,呼曰:「陛下之願將償矣。不久,當誕一女。」未幾,其言果驗。后旋舉一女,女絕慧美。王顧而樂之,因下詔大饗天下。及期,鄰國俱至,並招國中諸怪而宴之,蓋冀怪之呵護其少女也。
      國中諸怪凡十有三,並著靈異。而王祇有十二金盤,不敷奉客,於是遺一怪不招。眾怪至,登座大嚼。筵終,各出美物贈小公主,並次第進祝詞,或錫以德,或以才,或以貌。十一怪祝矣,十二怪方欲致辭,未及啟齒,忽不招之怪突然至,盛怒而前,將洩憤於公主,厲聲呼曰:「公主至十三歲,必中紡錘,仆地而殭。」
     十二怪尚未贈言,聞此,急前曰:「不吉之言,不能不應,但吾今少紓其禍。公主雖中紡錘,然不死,惟宜長睡百年耳。」
     王聞之,亦已大憂。為愛女故,盡購國中紡錘毀之。已而公主漸長成。凡怪所贈諸言,罔弗應。公主貌美而賢,聰慧罕匹,見者無不傾羨。

     及十三歲誕辰,王與后他出。公主獨處深宮,殊寂寞,乃出而散步,卒入一古塔。塔旁植一梯,甚狹。梯盡處,設一小扉,扉上置金鑰一。公主撥之,扉大闢。一老嫗坐其中而紡,狀至倥傯
    公主曰:「媪,爾在此何為者。」
    嫗曰:「紡耳。」言時點首。
    公主曰:「是物旋得大佳。」遂取錘,意欲為之代紡。手甫觸錘,而怪言果中,公主已倒地而殭矣。然未死,特深睡耳。
    已而王與后回宮,滿朝都睡。馬睡於廄,犬睡於庭,雀睡於棟,蠅睡於壁。春竈火不熇[3],朝釜肉不糜。膳女揪廚童之髮,方將摑其耳,手尚高舉,而人已與童俱睡矣。六宮寂寂為睡鄉,四墉長棘叢生,年密一年,全宮皆沒,屋脊都不可見。於是國中為之謠曰:「玫瑰也學海棠睡[4],宮牆盡日弄姿態。」蓋公主名玫瑰花萼也。
    久之,遂有數王子先後聞名至,欲破棘入宮,以覘[5]其異,而終不能達。蓋荒荊亂莽之刺人也,利於刃。王子多木立而死。如是者不知幾何年。

     一日,又有一王子入境。父老為述棘生之故,言「此中有華麗之宮,宮內一美公主,名曰玫瑰花萼者,與其同朝之人,熟睡於此。吾儕聞之祖父,曾有無數之王子來,欲破莽入,不得,皆木立而死。」
    少年王子曰:「此奚足懼。吾必欲往覓玫瑰花萼。」
    老人諫之,王子弗聽,遂行。是日適逢百年之期,王子入,但見奇葩異卉,滿樹帶芳妍。屈曲覓途而進,至於百花深處,則衣香人影,不可辨矣。卒至宮中,惟見廄中睡馬,庭中睡犬,棟上睡雀,壁上睡蠅。迤邐以達廚下,則見一膳女尚睡未醒,方高揚一手,仍若扑廚童之勢。更有一婢手執黑雞,正拔毛未竣,而亦酣然並睡焉。
    再進,則益闐寂,遠近無聲。卒達古塔,啟小室之扉,則玫瑰花萼在焉。春睡方濃,嬌憨可掬,視之令人生愛。王子目不旁瞬,俯而與之一親吻。則玫瑰花萼啟眸而醒,嫣然展笑。二人既相偕出,而王與后亦醒。既而滿朝皆醒,相視大愕。馬起而抖擻,犬起而狂吠,雀頭出於翼下,四視而翱翔,壁上蠅亦栩栩以活。竈火仍耀而午炊香矣,釜肉亦熟且麋矣。膳女摑廚童之耳,而廚童哭矣。婢亦伸手拔雞毛矣。
    王子即日與玫瑰花萼成婚,而二人遂偕老焉。





[1]有人推測是寫「時諧新集」的香港人鄭貫公(1880-1906),理由是1906年鄭貫公寫的《時諧新集》序中說他曾「編輯時諧」。但至今尚無確切證據。尤其鄭貫公1906年過世,東方雜誌上的《時諧》卻是從1909年開始連載,似乎無法解釋。
[2] 河干:河邊,河岸。
[3] 熇:音「ㄏㄜˋ」,火勢旺盛的樣子。
[4] 這是用中文「海棠春睡」的典故。典出宋朝「楊太真外傳」,傳說唐明皇某次召見楊貴妃,貴妃醉顏殘妝,皇帝卻說:「豈妃子醉,直海棠睡未足也。」是指貴妃就像海棠一樣嬌美。此處因公主名玫瑰,所以才說「玫瑰也學海棠睡」。
[5] 覘:音「ㄓㄢ 」,偷看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