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

沒署名是真的,有署名的反而不可信:黎烈文的《伊爾的美神》


1971年台北哲志出版,無署名,實為黎烈文譯本
書名沒改,內文沒改
1975台北長歌出版,有署名,但改了書名
1982台北志文出版,有署名,但改了內文
這三本書是同一個譯本,第一本沒署名,第二本改了書名,第三本改了內文。黎烈文1946年來台灣,1947年開始在台大任教。《伊爾的美神》1948年由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初版。沒錯,那時兩岸還沒有隔絕,黎烈文在後記裡寫得很清楚:

從翻譯的時間上說,除開擲骰戲是前幾年譯於福建,塔莽戈伊爾的美神獻車記三篇是去年譯於台北以外,其餘全是抗戰以前的舊譯,而且大都在譯文上發表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十六年中秋日於台北

可見這本短篇小說集,是黎烈文拿戰前舊譯,加上三篇在台北的新譯,交給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。1949年兩岸斷絕,黎烈文留在台北,這本書版權才交給高雄大業出版社出了台版。但黎烈文雖然人在台灣,還是阻止不了盜印。1971年哲志出版的《伊爾的美神》,就沒有署名,只收八個短篇,沒有收錄劇本「獻車記」和「西班牙書簡」,也沒有附錄和後記。1972年黎烈文在台灣過世。1975年長歌完全依照上海文化生活的版本,有署名,也完整收錄黎烈文撰寫的「梅里美評傳」和「後記」,也有劇本和西班牙書簡。但似乎沒有得到遺孀授權,把書名改為《梅里美選集》。1982年志文與黎烈文遺孀取得聯絡,把大業的版權收回,重新出版黎教授譯作多種,這本《伊爾的美神》也是其中之一。但有趣的是,哲志和長歌這兩本沒有版權的譯本,都沒有改動內文;倒是志文這個取得授權的譯本,修改了內文。

黎烈文譯:

出了波多.維覺,朝西北方,向島的內部走去,地勢便急激地高了起來。在一些紆曲的,時而被大岩石隔住,時而被窪地切斷的小徑上步行三個鐘頭,才到了那非常廣褒的雜木林的邊緣上。

志文版:

你一走出波多.維覺,朝西北方,向島的內部走去,便會發覺地勢陡急地高了起來。你如果在那些有大岩塊,窪地橫阻其間的蜿蜒小徑上步行三個鐘頭,便可到那非常廣褒的雜木林邊緣。


志文的編輯可能改稿改習慣了,沒注意到這位譯者門生眾多,這一改可鬧出風波來了。黎夫人在1988年知道志文未經同意即改動黎教授文稿,十分生氣。志文卻覺得自己也很委屈,認為三十年代的直譯風格不易為讀者接受,所以後來也就不再出版黎烈文叢書。此事始末可見許俊雅教授論文: http://bec001.web.ncku.edu.tw/ezfiles/335/1335/img/1592/3805.pdf

也就是說,如果要看《伊爾的美神》黎烈文教授的譯文,就要找志文以前的版本,包括上海文化生活版(禁書)沒有署名的哲志版、沒有授權而改書名的長歌版。反而是最後得到授權的志文譯本改很大,千萬不可拿來評論黎烈文的翻譯風格。翻譯研究的陷阱還真多啊!
 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