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25日 星期六

伍蠡甫變徐志摩

台灣啟明的新夫婦見面,實取材自上海啟明的弱國小說名著(1937)

亂點鴛鴦譜又添一樁: 啟明的新夫婦見面,收了八篇短篇小說,包括泰戈爾的新夫婦的見面一篇,署名徐志摩等譯。本來徐志摩也做翻譯,又跟泰戈爾相熟,似乎沒什麼好懷疑的;但因為有戀歌的前例,既然魯迅都可以被改成伍光建了,難保這次又有誰被改成徐志摩。一查之下,果然八篇中沒有一篇是徐志摩譯的。新夫婦的見面一篇是伍蠡甫譯的,其他譯者包括胡愈之章鐵民葉靈鳳王魯彥黃源方正等,就是沒有徐志摩。這八篇小說全都來自上海啟明的弱國小說名著,不過後者收了十三篇小說,新夫婦見面只取八篇。
       可見出版社常亂用名人頂替,不只林語堂多了好幾本作品,伍光建和徐志摩也都莫名其妙頂了別人的名。

新夫婦見面署名徐志摩等譯,其實沒有一篇是徐志摩譯的

伍蠡甫(1900-1992)是伍光建三子,也是翻譯名家。伍光建因1943即過世,因此在安全名單內,伍蠡甫卻因1949年後還在復旦大學任教之故,在台灣是不能出現的名字。台北新興書局1957年的瑞典短篇小說集,署名新興書局編譯部,即為伍蠡甫1935年所譯。世界書局1959年出版的世界史上古篇和世界是中古篇兩冊通史,是伍蠡甫和徐宗鐸合譯,原為世界書局1933和1934年所出。(http://tysharon.blogspot.tw/2013/10/blog-post.html)
伍蠡甫還翻譯了賽珍珠的大地(他的譯本名為述福地),邊譯邊發議論,大有乃父之風,可惜這個版本沒有引進台灣過。伍家三代都出翻譯家。伍光建自不用說;伍蠡甫和伍況甫兄弟也都翻譯;伍光建的外孫鄧世明(1923-2009),筆名伍牧,1947年來台灣後任職中油,是拾穗雜誌的主力譯者之一,翻譯過許多音樂方面的書籍。外孫女鄧世還則留在大陸,是中央戲劇學院的教授退休。

正文1970版的新夫婦的見面,署名正文編譯部譯,是從啟明的好幾本短篇小說集選出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